校园足球不为培养明星 老师曾是“最佳射手”

听到国青队连续四届无缘世青赛的消息后,衣妮妮一脸茫然,她已经很少再去关注国家队的足球赛事了。现在这个顶着世界大会女子足球亚军队队员、中国大学生联赛最佳射手光环的前国字号球员,最大乐趣是带着一帮小学生踢球。梳理衣妮妮的成长轨迹,不难发现在中国足球由盛到衰的滑落中,踢球的孩子越来越少,如今已成为小学体育老师的衣妮妮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说服家长让孩子踢球——只是快乐地踢球,与当球星无关。

11月8日上午10时20分,课间操过后,城阳区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三班留在了足球场上,学生们一人拿着一个足球在老师的指引下站好队伍。

这不是专业的足球队训练,而是一节普通的足球课。在城阳实验二小,足球是校本课程,每个班级每周都要上一次足球课,而且每次足球课都跟专业课似的有模有样。对于很多喜爱体育运动的小学生来说,这是一件幸福的事。

根据学校的规定,足球课的任课老师要科学订立教学目标,合理安排教学内容,还要认真地备课,加强足球基本功的训练。

城阳实验二小是青岛足球项目传统学校,在今年的市长杯决赛中,城阳实验二小的李明一人打入四球,引起了外界对这个学校的关注。

“咱们六年级三班的学生最聪明了 。”在向学生们示范第一个动作之前,足球课老师衣妮妮照例用这样的方式鼓励学生。

课堂上的衣妮妮身材娇小,但嗓门不小,她总是一边示范动作,一边向学生们介绍要领,示范完了,然后由学生们自己一遍遍地练习。

“你们两个是不是还没有做,赶紧去做。”衣妮妮总是能在人群中发现那些偷懒的孩子。

但衣妮妮并不严厉,在课堂上,练习踢球用的器材她总是自己一个人摆放整齐,然后把学生们招呼过来,一遍遍地示范每个动作。

像这样的课程,衣妮妮平均每周要上16节。“一般每天上午都有两节课,下午有时候是一节 ,有时候是两节课,早上过来,就开始备课,下午上完课,基本就到了该放学的时间了 。”衣妮妮告诉记者,在学校里基本没有空闲时间,她在学校里都很少上网。

据说,李明就是在衣妮妮的课堂上被发现的。“其实,李明到四年级还不怎么会踢球呢,但我发现他挺灵活的,后来练了两年,到六年级时就很突出了。”衣妮妮说。

“一个班级里总会有一些特别喜欢足球的学生,而且身体也很灵活,在发现他们的兴趣后,我们也会重点地进行培养。”衣妮妮告诉记者。

除了基本的足球课,衣妮妮还是这个学校女子足球队的教练,利用课余时间带领小球员们训练。

1999年10月,由中国足协主办的全国青年女足联赛中,青岛队最终不敌大连队获得亚军,但年仅 17岁的青岛队队员衣妮妮在联赛中独进15球而获得当年比赛的优秀射手奖。

此后,老家就在青岛城阳的衣妮妮一路入选了青岛女足队,并又上调了山东女足队,参加全国女足超级联赛。

不过这个很早就表现出足球天赋的青岛姑娘并没有走上职业足球的道路,而是选择进入大学进行深造。

“当时觉得就算是踢了职业队又能怎么样,以后还不一样要找工作。所以我就自己报名参加了高考,凭借自己高水平运动员的加分,最后考入了徐州师范大学。”衣妮妮谈起过往轻描淡写,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在2004年全国大学生女子足球联赛中,衣妮妮所在的徐州师范大学以3比1战胜北京师范大学获得冠军。衣妮妮同时获得了联赛的最佳射手称号。

2005年,衣妮妮代表中国大学生参加了第23届世界大会,其中在对南非的比赛中,中国队的衣妮妮攻入3个球,完成个人首个“帽子戏法”。

“其实伤病并没有严重到踢不了球的地步,只要我能坚持下去,说不定也能走向成功,但我还是选择退役了。”衣妮妮告诉记者,她以前一起踢球的队友退役后有不少当体育老师的,还有自己开店的。

出生于1983年的衣妮妮迷上足球的年龄,正是中国职业联赛起步之时,彼时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踢球的孩子,而其退出职业比赛时,恰是中国足球由盛到衰之时,此时踢球的孩子越来越少了。

作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由于严格的技战术训练,衣妮妮常常觉得不能随心所欲地发挥,后来进了大学,衣妮妮觉得和同学们在操场上随便踢球才是最快乐的。而作为体育老师,衣妮妮越发能体会到足球带来的满足感,在她看来,足球比赛的结果并不重要,让学生们快乐地踢球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的孩子似乎更喜欢报各种各样的兴趣班,特别是女孩子,琴棋书画,都得学,很少有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踢球。”衣妮妮同时担任着城阳二小女足队的教练,对她来说,经常要面临如何说服家长让孩子踢球的难题。

“我当时踢球的时候,父母开始也不是很同意,后来看到我很喜欢,而且也没有耽误文化课,踢得还行,以后也就放心了 。主要当时也没那么多兴趣班,不会像现在的孩子有那么多选择。”衣妮妮说,那时候踢球发一套球服都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衣妮妮经常会接到家长的“投诉”,“有时候在平时的足球课上看到一个女孩子踢得不错,把她选入了校队,结果第二天就会接到家长的电话,说不愿意让孩子踢球,这时候总是要耐心地说服这些家长,一般就是拿一些其他队员来当例子,告诉他们踢球的学生成绩一般都还不错。”

最终,衣妮妮会用事实说服家长,踢球和琴棋书画、学习并没有冲突。“现在校队里踢球的女生学习成绩都还不错,基本都排名在中游以上,还有的在班里担任班长的职务。”

“刚开始的时候,特别是一些女生,她们对足球有一种抵触,害怕足球,足球从远处飞过来,她们会本能地去躲,怕打到脸上和身上,在脚下的时候,这个东西滚来滚去的,也不好控制。所以一开始主要是培养学生们的兴趣,比如用脚控制不了,就做一些手传递球的游戏,先用手把球控制住,让他们觉得这个东西还是很好玩的,培养起兴趣,然后逐步地让他们热爱足球。”

记者注意到,在六年级三班的足球课上,一个叫田栩飞的学生带球停球动作颇显专业功底,明显高出其他球员一筹,令记者感到惊讶的是,田栩飞专门练足球才半年多。

“刚开始的时候是看着别人踢觉得好玩,就跟着一块儿玩,后来教练看我带球过人时很灵活,后来就每天放学后开始练球,现在踢得比班里其他同学都好了。”现在,田栩飞已经可以熟练地把球控制在脚底下,他觉得,练球和学习不冲突,“一般都是下午放学后才进行专业的足球练习。”

城阳实验二小专门分管校园足球的郝玉琴告诉记者,学校里不仅仅是教学生们如何踢足球,也会教学生们如何欣赏足球。

“比如我们每年都会有‘校长杯’足球比赛,原来都是学校的体育老师当裁判,后来我们就开始组织学生们自己当裁判,自己组织比赛,这样他们就能自己发现问题和不足,也提高了自身的能力。”郝玉琴告诉记者,在为期三个月的“校长杯”足球比赛里,学生们的参与率达到90%以上,几乎每个孩子都能参与进来。

得知衣妮妮在学校里教孩子踢球后,她昔日在国家队的队友张艳茹、翁新芝、张娜等都对她的做法表示了支持。女足国脚张娜还特意说明,“衣妮妮是我在国青的队友和好朋友”。

在刚刚结束的亚青赛上,中国队三场皆负,连续四届无缘世青赛,在中国足球滑落低谷时,越来越多的人将中国足球复兴的希望放在了校园足球上。

著名足球人士马德兴赞同一个观点:“校园足球不要太关注好苗子,要多关注这些在基层的教练。”

城阳实验二小的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一再强调,校园足球不是为了培养球星,就是单纯地培养孩子的兴趣。

“我们不是为了选明星,就是为了让孩子去锻炼,哪怕最后他们只是了解了足球规则,我们也觉得这是一种成功,如果他们看球能更专业了,这一批出不来明星,下一批肯定也会出来,中国足球需要一个整体热爱足球的环境,这是我们的希望所在。”郝玉琴告诉记者。

“踢球的孩子这么小,他们自己不会去想将来成为明星,家长主要是觉得能锻炼身体,孩子们主要是凭借兴趣,获胜了之后还能有奖品拿 ,如果踢球踢得好的话,还能在校园橱窗栏里展出自己的照片,这些都能促使学生们喜欢上足球。”偶尔,衣妮妮也会向学生们讲起那些成名的球星,但从来不会鼓励学生们往这个方向发展。

不过衣妮妮在带队参加少年足球比赛的过程中也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校园足球也有不少功利的做法。

“如果单纯地参加比赛,选一些身体强壮的球员比那些瘦弱的更容易出成绩,这是必然的,但如果为了将来的发展,还是身体灵活性更重要,更具球感的孩子才理想。像田栩飞这个孩子,他虽然身体很瘦弱,但身体灵活,将来的发展潜力要更好。”衣妮妮告诉记者。

校园足球另一个问题是,这些孩子小学毕业进入初中后,他们的足球练习并不连贯,“因为上了初中,我们就不管了,如果有条件的话,我也会跟初中的教练沟通一下,告诉他们这个孩子的特点是什么,但大多数时候,他们升入初中,我们就管不着了。”

来自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最新消息是,国家体育总局决定,从明年起,将每年对校园足球的拨款增至 5600万元。分管校园足球的中国足协副主席薛立说,目前,校园足球活动已经在49个国家级布局城市、57个省级布局城市和3个试点县展开,5022所大、中、小学的270万名学生参与到这项活动中来。在青岛,2011年参与校园足球的小学达到了 64所,中学16所,2012年还将有数十所中小学加入进来。像衣妮妮这样的足球教师,将会找到更多延续自己足球梦的绿茵场。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